内阁改组既不是新的历史事件,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。内阁改组是时代和国家利益变化的必然结果,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,内阁改组是政府面对变革的灵活性证明。
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历史不仅显示新部委的诞生,而且还显示部委的被废除、合并甚至恢复。改组内阁虽是总统的特权,但仍然引发人们议论纷纷.
佐科威总统计划通过寻求国会(DPR)的批准来更换部委的名称。在3月30日的一封信中,总统要求国会考虑组建国家研究与创新局(BRIN)。研究与技术部(Kemenristek)的大部分任务和职能将由BRIN来执行。
总统认为,有必要将研究和技术部的一些职责和职能并入教育和文化部(Kemendikbud),使之成为教育、文化、研究和技术部。总统还向国会通报了他组建投资部的计划,以进一步增加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。
自2019年以来已盛传将投资统筹机构(BKPM)改为投资部的计划。把研究和技术部并入教育和文化部引起人们的质疑,因为佐科威总统在2014年把高等教育(Dikti)从教育和文化部分开,并将其并入研究和技术部。
现在,总统打算把高等教育再并入教育和文化部。同样,国家研究和创新局被组建为一个自主机构,也需要更成熟的考虑,须知研究和创新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基础,有必要进行综合的研究和创新活动,作为科学家的家园,才能在这个国家形成研究和创新的生态系统。
已经进行的研究和创新活动不应中途停止。的确,国家研究和创新局的成立已载入2019年第11号法律第48条。总统实际上是根据2019年第74号总统条例组建国家研究和创新局。
据称,国家研究和创新局长由研究和技术部长担任。出现问题的原因是2019年第74号总统条例有效期至2019年12月31日。因此,从2020年至今,国家研究和创新局的组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。
研究和技术部长/国家研究和创新局负责人班邦Bambang Brodjonegoro解释说,在2020年3月,佐科威总统签署了一项关于国家研究和创新局的总统条例。然而,迄今为止,法律和人权部从未颁布过上述总统条例,因此难免会有人指责国家研究和创新局的组建背后有利益在作祟。
有人希望国家研究和创新局(BRIN)与研究和技术部(Kemenristek)分开,因为BRIN应该进行具体的研究。相反,其他人认为BRIN是部委下属的机构,因此其地位没有改动的必要。
佐科威总统关于修改部委名称和组建国家研究与创新局的决定,无论如何应得到尊重。这一决定当然是基于合理的考虑,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内阁的职能。因此,内阁改组空间是敞开的。内阁改组一旦成真,部长们也无需担心。
有关部长的任务是立即为部委的合并做好准备,使之不会拖累预算、人力资源、资产和工作方法。部委合并确实需要高昂的费用。经济学家说,建立一个部委需要大量资金,甚至高达数兆盾。然而不管代价有多大,部委的解散和组建应该都是为了让这个国家更先进才是。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