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聚焦经济新动能 寻找最确定的成长

  捕捉“真成长”

  寻找最具确定性的成长板块或公司,是张航坚持多年的投资理念。在他看来,市场总是处在波动中,个股的短期波动也不可避免,“我们更希望找到一些能长大的公司,持有期长一些,就能分享公司长大的收益。即使短期会跟着市场回调,但仍然具有持续长大的能力。”

  具体到个股的选择中,张航最看重的因素就是发展趋势。“行业的发展趋势是至关重要的,雪道够宽、增长性够长的新兴行业,投资其中失败的概率会更小。”其次,张航也十分看重管理团队,他认为,好的领域当中也有很多人做得很差,在一些增长前景很好、景气周期持续向上的行业中,也能看到一些企业倒闭。所以再好的趋势,也需要好的管理团队来把控,才能够分享到行业发展最好的红利。第三个关键因素是市场竞争,面临的竞争强度,也会对企业发展速度产生影响。在竞争特别激烈的行业中,即便企业本身很优秀,但竞争对手同样优秀,持续发展的速度可能就都会放慢。此外,张航也用业绩来作为持续跟踪的判断标准。

  相对来讲,张航把估值排在相对靠后的考虑因素,在他看来,估值是一门艺术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“估值低的公司就一定比估值高的公司好吗?当然不是,单从估值来判断公司贵不贵是很片面的。如果因为一个公司估值贵就不去投资,很可能会错过一个高收益率的公司,这对投资来讲肯定是个失误。所以,最重要的还是要看成长性。”

  近两年市场波动很大,即使是确定性的增长,也会因为企业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而发生股价波动。张航认为,更重要的是在问题出现时如何把握,对于确定性的成长能否坚定看好。

  “我们投资的标的也下跌过,当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怎么去评估?在成长过程中,有些企业也可能因为一些问题就一蹶不振了,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当波动出现,需要去评估它是不是持续向上,它自身的成长路径是否具有确定性。”张航表示。

  对于成长行业来说,往往行业竞争格局还未稳定,龙头企业并不明晰,或是竞争地位没那么稳固。而一旦行业发展中出现一些新的技术,行业的格局被重新打破的概率也会更大。因此,成长行业的投资往往更为困难。在张航看来,要克服这个难题,关键是要持续跟踪,并且在出现反馈时,准确做出判断,敢于“纠错”。

  “投资也是一个自我反思的过程,没有人能保证100%都判断正确,但是,发现错了之后,怎么去纠错也很关键。对于阶段性的反馈,是市场情绪带来的,还是公司本身的情况发生了变化,需要及时准确地进行判断,这背后关键还是要看你对公司和行业的了解程度,需要融合大量的工作,对比足够多的公司,才能有确定性的判断。”

  “很多投资人都信奉‘价值投资’,但价值投资有很多种,一些人看重估值,一些人看重成长。从风格上来讲,我是比较看重成长的。”谈及自己的投资风格,张航如是说。

  十几年的从业经历,历经数次经济周期,让张航形成“自上而下”和“自下而上”相结合的投资策略,并能够更好地从两个维度把握周期运行情况和个股优中选优。

  展望后市,张航看好在未来中国经济转型中提供可持续发展动能的产业,包括计算机、电子、通信、传媒、医药生物等新科技、新技术领域,以及国防军工、机械设备、新能源等新制造、新产品领域。

  聚焦“新动能”行业

  “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,市场已经走出一个小牛市行情,创业板也创下新高,沪深300指数也上涨了百分之二十多。在当前这个阶段,我认为这波牛市还没有走完,可能是走到了牛市的中期。”谈及对当前市场的判断,张航表示。“四季度,我认为货币环境不会大幅收紧,在这样一个整体弱复苏和宽货币的环境下,市场往上走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。”

  张航表示,在牛市中期,从所有的指标来看,估值都相对不便宜,但只是中性偏高,并没有到最高的临界值,更何况很多传统行业还没走出底部,估值还很便宜。在政策没有大变化的背景下,我们把市场的状态定义为估值消化期,还是以震荡为主。

  具体到行业上,张航主要关注科技、医药等“新动能”行业。张航表示,“我国经济正处于历史发展的新阶段,过去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人口红利、地产开发等支撑,未来增长更多的将源自科技、制造等产业革命带来的新动能。”

  对于经济新动能的定义,张航解释称是指未来在中国经济转型中提供可持续发展动能的产业,具体行业和领域包括:一是新科技、新技术领域,具体涉及计算机、电子、通信、传媒、医药生物等行业;二是新制造、新产品领域,包括国防军工、机械设备、新能源等。

  据了解,由张航管理的一只聚焦“新动能”的基金即将发行,该基金将重点投资受益于新动能主题的具有成长优势、竞争优势且估值合理的上市公司,更好地分享中国经济健康稳定发展成果。

  张航介绍称,该基金将主要通过深度研究来精选个股,分享优秀公司的价值增长。主要会从纵向和横向两个维度反复分析公司发展的前景,通过纵向研究行业发展历史和公司发展历史,来判断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;通过横向比较对所研究标的的竞争对手、上下游关系进行分析,来判断投资该公司风险收益比。

  具体来说,张航最关注互联网、新能源车和医药等细分行业。他表示,“互联网行业里的新东西太多了,随着科创板的推出,像蚂蚁集团、京东数科等都会回到A股上市,A股投资者可以看到更多优质的互联网标的。此外,互联网的增速也是非常快的,一季度受疫情影响,很多行业都出现负增长,但互联网行业的增速依然亮眼。现在不论是购物,还是理财,年轻人都倾向于在线上完成,互联网率会越来越高。”

  新能源车也是张航持续看好的行业。他表示,“汽车行业的空间很大,全球大约有1亿辆车,以30%的替代率来估算,新能源车的空间也有3000万辆,现在卖的最好的特斯拉也仅有100万辆左右,基数还很小。”

  此外,在医疗行业中,张航看好医疗卫生设施建设、国产医疗设备、医疗器械,以及医疗服务方向。“今年因为疫情,大家去医院的频次降低,很多医药企业其实是受损的。明年这些领域可能会有集中爆发的机会。”

  “自上而下”与“自下而上”相结合

  十几年的从业经历,历经数次经济周期,让张航形成了“自上而下”和“自下而上”相结合的投资策略。在他看来,两者相结合,能够更好地把握周期运行情况和个股优中选优。

  对于周期的把控,一方面决定了张航投资组合整体仓位的高低,当出现大的危机,比如2008年,降低仓位是最直接的减小损失的方式;另一方面,周期也决定了其投资风格,即布局的大致方向,是应该投资偏传统的行业,还是新兴行业。

  张航举例称,“例如2008年‘四万亿计划’后,传统行业表现较为强势,地产、有色、煤炭、钢铁都出现不同程度大涨,而当时成长行业则稍显逊色。2015年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,在随后两年传统行业又表现较好。因此总结来看,每当经济刺激政策出台、经济周期开始向上的时候,传统行业一般都表现不错;但是当经济增速的波动率变小的时候,大家会更喜欢成长,比如医药、消费、电子等。”

  不过,张航认为,“自上而下”主要是做大周期的把握,而不是频繁进行波段操作。“作为机构投资者,我们可以通过宏观逻辑判断,把握大的周期,但要让我做一个200点的波段可能很难,这样对投资收益率贡献不大,而且可能还有损失。”

  张航称,把投资比作打仗的话,“自上而下”更像是一个军师,需要去把控战场的情况,然后总体判断这个仗应该怎么打,应该进攻还是防守。但战略方向确定之后,打仗还得靠将军、靠工兵,分析师就像这些将军和工兵一样,提供具体的投资标的。

  “比如从战略上来看,2018年、2019年我们确定了聚焦成长的路线,相应的这些行业,如电子、医药等方向的行业研究员就需要加紧研究,提供这样的标的。标的选定后,持有周期就会比较长,可能三年左右都不会变。而如果看到经济到底部后刺激政策又出现了,或者经济开始企稳上行的时候,可能我就要配置传统行业,研究员们就需要围绕新的方向再去寻找标的。”张航具体介绍道。

  不过,即便当前张航聚焦于成长,从其管理基金的持仓来看,也没有局限于成长。对此,张航表示,“我的投资风格不是走极端的类型,而是更平衡一些。很多时候从自下而上来看,会觉得某个行业各方面都很好,如果就只盯着这个行业研究,眼光就会狭窄,感知度会减弱,一旦行业趋势突然调转,很容易‘掉进坑里’。” 

  在他看来,如果“自下而上”做到极致,资产看得够广,行业覆盖全面,从微观的角度也能感知到宏观层面的一些变化,但大多数投资人往往很难做到。因此,“自上而下”其实是给了一个更宽、更远的视角去看待问题,是一种补充工具。

  张航

  张航,博士,国金基金主动权益部投资总监,14年金融从业经验,历任新华资产股票投资部投资经理、首席策略研究员,长盛基金高级交易员、宏观策略研究员等职务。现任国金国鑫灵活配置、国金民丰回报、国金鑫意医药消费的基金经理。

  □本报记者 王宇露